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稀饭 Sea Fun

Let footprints become prints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美国华人,旅游与摄影爱好者

不是大官也不是大款。老土一个。从中国混到美国。 爱好摄影、旅游、交友、DIY

网易考拉推荐

当北京遇到温哥华   

2014-08-29 05:00:13|  分类: ~摄影散文 ~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三)和平门过境。 8月1日,周四,原定好的计划,带老鱼去美国Baker 山,那也是我说了很久但一直没去成的地方。今天,还是昨夜那些未散去的云,均匀把天空铺满了。 一段时间的晴朗高温,从海洋上空蒸发上来的的积雨云,须得一两天的驱散,零落。但我依然期待100多公里外,未知的,兴许会好。这毕竟,是夏季,有远方的客人,以及我的第一次到访。
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此去,从 华盛顿州Bellingham 转 542 高速后转Baker 高速,170 公里。有一半山路,蜿蜿蜒蜒。我独自一人无法完成的路途。170公里,正常2个小时多点时间就够了。可,我们在和平门海关滞留了另外的两个小时。先是过车队,再又等文件队。
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老鱼须得到官员跟前取指纹。 美国人稀饭,由此被牵连的带到管员前。他的耐性,在第一阶段车队等候一个小时后,消磨的差不多了。又刚好,遇到中午关员去午餐。 队伍,就一蜗牛的散步,好久没见挪动。后头的人倒越来越多。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老鱼开始说故事,90年代初他在秘鲁的故事。他见稀饭一会儿前一会后的走,有些焦躁。我知道他的故事,那还是两年前在北京说起的。

“ 那时,我不懂的借机去看看人家的风光。我做技术维护,独自一人,翻越安第斯山脉到偏远的乡下。有一次,山那边的小镇上唯一的旅馆没床位了,客户只得叫我去他家住。把他家唯一的床让给我,他们一家三口就泥土的地上打地铺。后半夜,下雨了。雨从屋顶漏下来,我被雨淋醒了。我扭身去看天花板的雨。这时候,床,轰一下,塌了。”

稀饭安静下来了。 老鱼又接着说其他发生在秘鲁的事。偏僻,语言不通,陌生的远方。很多时候,除了接受,没有第二种选择。美国的海关,对于那些要去领略美国风光的排着队的异国人,多久,都得排下去。 我和老鱼都领教过俄罗斯的海关:海关关员紧绷的脸,翻箱倒柜随机行李查验、大家都墨守成规夹在护照中的随时要送出去的美元。 习以为常的过关几个小时。。。那是令人叹服的修炼。

我还记得,第一次的俄罗斯行,同行的一人因为护照不够清洁,被当场勒令返航的。在那之后,相对来说,什么海关都比之快捷。经历过最糟糕的,是为了感念那些更好的好。美国,我说不出太多它的毛病。只是,在美加之间设置的海关,若能效仿欧盟申根国家那样,一通全通,那该多省时省力啊。

故事之后,稀饭溜达去了前台,那里坐着一个并不办理过境手续的关员,没有去午餐。他和他聊起来了。稀饭是那种转了京腔 ,英文也流利的人。他在说人家速度慢,说人家人员少,说我们已经等了多久。。。。。。最后,听他问关员:哪里有水喝?老鱼和我的眼睛及耳朵,都跟了过去。那个帅哥的表情稍稍疑惑了一下,左右看了看。然后推开扶手椅,站起来,走过长长的走廊,进了一个门。他出来的时候,手里握着一杯水。还是走过长长的走廊,回到他自己座位前,把水递出来。 稀饭接过水,说,谢。老鱼和我相视一笑。这就是美国了,规矩和人情放在一起。我们接着排队。 喝完人家关员亲手给的水,稀饭心情应该好些了。
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(四) 美国贝克雪山
过境之后,我们在Bellingham的Costco 稍做休息,车加油,人加比萨饼。之后转上了州道542 。进入Baker 山区了。湿漉漉的山路,两旁针叶杉树密匝匝的向天。即使艳阳漫天,能够漏到路面的光也已经披荆斩棘了一层又一程,削去了锋利。

天越发阴。 玻璃窗上偶尔溅上了几滴小雨。我在后座迷糊过去。几次急转甩出的晃动,让我惊醒过来。稀饭来过。 年初独自一人从温哥华出发,大雪天的路。一想那画面,心就滑溜溜的直往下沉。贝壳雪山。
V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虽说地处美国,只要天气通透时,就会出现在温哥华人的视野。 我就常站在门口的公园,望望它。有时一架东来的飞机,侧翼过它的身旁。有时,我在两棵树间,找到它夕阳光下金色的雪影。有时,一轮明月和它的银色相互辉映。

一日,和儿子一道散步。我指着它突兀发问:它怎么在哪?儿子并没发懵:所有山脉都是被挤压出来的。我又追问:什么和什么的挤压? 他也不含糊了:太平洋板块和美洲板块。它属于Cascade Range(喀斯喀特山脉)的,最北的高峰,3286米海拔 48°维度的地理。常年积雪。这也是行在街口,肉眼能见的最高雪山,无论什么季节。像Rainier(瑞丽尓)雪山,出现在西雅图人眼里,像玉龙雪山出现在丽江人眼里。朝朝暮暮的相处。盘转上山。天气没有盘出阳光来。

“That is picture lake !” 稀饭把车停车下来。一个很小的湖,在半山道上。 顾名思义,Picture Lake ,是用来拍照的湖。拍 Shuksan 山峰倒影。可是,起雾了。湖面上并不见往日的Shuksan 山。稀饭有过的一张图片,关于雪,山,倒影,和夕阳。一直记忆深刻,曾经被我印刷到2011年的台历冬景里,分发世界各地的友人。Picture 湖,像一面镜子。

V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Shuksan 山可曾是对镜贴花黄的木兰?内敛,峻拔,含蓄。一条绕湖的步行道,开满山野花,黄的,紫的,粉的。还有北美不可或缺的针叶林树,亦绕湖而居。至此,原本设计要遇见的景致没有出现。 风吹来潮湿的气息,夹杂冷意。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我套上了风衣,丝巾也围上了。我们走去栈道。 栈道一处宽出亭台,延伸至水边。雾,在水上,飘飘绵绵。整个Baker山区,都藏在云雾里。我坐了下来。 面湖,面一团雾。 这沉默不愿开口的山,连影子也不愿给了。
 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老鱼和稀饭,是不知疲倦,又快乐的摄影师。 阳光不来,他们拍雾,雾的湖,雾的花,雾的山林。“这多难得啊,这雾” 。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 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乐观的老鱼,怕我们这两个东道主失望,反倒安慰起来了。我们接着到山顶。原本打算爬一段雪山,看“欲穷千里目”的风光。稀饭带来登山杖。山顶。气温剧降,越发浓雾包裹,几米外的车不见了。我们在冰渣上试图几步,磕磕碰碰的,寸步难移。
 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雾,让所有的参照物消失了。盛夏的这些天,我忘却冬的味道。这突然而至的冷风,刮进领口,我缩着脖子,手也些僵硬了。拿登山杖空中挥舞了几下,雾没有被舞散。
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下山吧。再不走,天要黑了。 我心开始忐忑不安。这人烟稀少,无手机信号的山区。我们回到车边。老鱼看着车边的一滩雪水。“拍悬浮”。 他提议。悬在空中的人和倒影。
 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在雾霭霭的微光下,越发诡异了。走吧。下山,我闭起眼睛。车在崖边,一节一节盘下去。雾阻碍了视野,却给想象无穷尽的空间。 不知没有设廊的崖边到底有多深的渊底。我抓紧手柄。 只听的副驾座的老鱼一路叮嘱:慢点,再慢点。


(五)温哥华 
2日早晨,我醒来。窗外噼啪的雨声。稀饭不走,雨不走吗? 我扒拉开窗帘,一地潮湿,凌乱的还有些早落的叶子,铁莲藤上一支孤孤的紫花,不知为何,独独开在夏季。这下不必赶早拍片了。

 我去熬了粥,把Taco面饼摊热了一下,再炒上碎肉豆芽。半个小时后,给他们去了一短信:早餐好了。老鱼回过来:我们找到啦!我发了一下懵。找到?找到什么啦?实在想不明白,错字?还是发错短信。后来索性不去理会了。
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10点多了。叮咚叮咚门铃声。 我探出头,问:找到什么啦?我们找到月子房了。两个像孩子一样的齐声高喊。

天啦! 《北京遇到西雅图》 里,那个黄太的房子! 我一时把这茬事给忘了精光。

昨夜从贝壳山回来已经深夜。夜宵时,他们就预谋着今天的节目。我没上心。我笑,摇头。 稳重的工科生“北京”被一向颠三倒四的混科生“西雅图”带的也有些癫狂了。

这和剧中的佳佳 郝志性格截然对调。那小公园,那把椅子...... 还有那门,被刷颜色了。 “西雅图”手舞足蹈的一一汇报现场。我一直忍住笑。 倒了茶水,催促他们早用餐,要不凉了......

 
次日,“西雅图”回西雅图了。天空的积雨云开始渐渐疏散了。温哥华又慢慢恢复了它夏季的明媚。

余下短暂的两日。 我把温哥华的精华挑了出来,给“北京”看。我告诉他:这些才是特色的温哥华。不可替代,不可复制的。那些先前的场景,桥;月子房;椅子;婚纱楼;诊所;夕阳等等,用来假冒西雅图的。Granville Island ,Stanley Park , Gas Town , Canada Place , and QE park。当然还有更多,要更多的时间接触到的。

v3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真正的温哥华,图片,文字很难概全的篇幅。我亦无从触笔的。去Granville Island 。老鱼拍了花花绿绿的水果。“西雅图”知道了,在西雅图那头大叫:怎么我都没去过!我又偷笑。 北京是否会再次遇到西雅图呢!我们玩笑过,什么时候在剑桥聚首。却不想有一日,北京和西雅图会一起相聚在温哥华。感谢远道朋友的抵达。诚恳的友谊, 恰遇我有一个温暖如春的夏季。

2013年8月。温哥华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我们的故事发生在2013年夏,美国华盛顿州贝壳山风景区  Summer 2013, Mt.Baker, WA  USA
撰文:微娃(温哥华)         摄影:稀饭(西雅图)、老鱼(北京)、微娃(温哥华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78)| 评论(50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