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稀饭 Sea Fun

Let footprints become prints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美国华人,旅游与摄影爱好者

不是大官也不是大款。老土一个。从中国混到美国。 爱好摄影、旅游、交友、DIY

网易考拉推荐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   

2013-05-31 07:00:03|  分类: 红颜之旅 In seac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“稀饭!" 随着喊声我转头一看,一辆小轿车停在繁忙的淮海中路上,右前侧的车窗正在下落,她挥着手招呼着我。我嗖的一下从地铁站口门口的台阶上站了起来,拎起背包冲了过去。她把墨镜架到了头顶上,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一头乌黑披肩长发。她伸出右手,我也迎了上去,满脸笑容,几乎同时说了声 “终于见到你了!” 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
第一章: 相逢何必曾相识

一踩油门,我们的车迅速并入滚滚车流。走,我们去福开森路!仿佛是一场电影,男女主角各有事前编好的台词。
又仿佛是老友重逢,彼此笑的是那么开怀。
其实我们根本并没见过。

嗯,应该说她见过我,在网上,但是我没见过她。嗯,好像也不对,貌似她有给我看过她在美国的照片,身穿牛仔短裤,一手插腰一手拉着SUV车门,十分潇洒。身后是死亡谷大沙漠。

法国梧桐淹没了整个上海老区,泛绿发白的树干斑斑快快,撑起茂盛的树枝和小扇子般大小的树叶。于是整个街道被梧桐树所覆盖,偶尔露出一些可以看见天空的空间。 刚从北京过来,上海街景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法国梧桐。像一把把撑起的旱伞,梧桐树交织在一起,像一条绿色的河道,岸边上有着一栋栋别墅洋房,然后汽车就在这绿色河道中驶过。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她一边开车一边当起了导游,“我们经过徐家汇,先到交大看看,再出来走走。”
“哎,这不是那座小红楼吗?” 我惊讶的叫起来。“对!”
“前面有台灌唱片机!” 我又补充到。“哇,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呢?你来过上海吗?”

我来过上海吗?
一篇上海攻略的确没白浪费时间,沿途街景逐渐一一对应起来。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三拐两拐我们开进了上海交通大学的校园。她自己下车把隔离桩挪开,我坐在车里,只听校园里的工作人员大声叫了起来。好像她用上海话说了句什么,那个人就像一条被主人训斥的狗狗立刻不吭声了,马上很给面子的走掉了。我打开车门时仿佛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。
我松开绷着衣服的皮筋挂钩,从背包中取出相机。她说你可以把背包留在车里。

环顾四周,我发现交大校园有点静的出奇。时逢周末,也不见几个人影。整个校园宛如一个盆景,镶嵌在繁华的大上海核心部位。 整齐排列的梧桐树簇拥着整齐排列的砖楼房。一块大草坪像一张绿色的地毯,铺在庭院广场的中央。

我们并肩走在平坦的泊油路上。她穿着合身和一条过膝的裙子。半高跟鞋发出只有女人才能制造的嘎达声。

  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“你来上海干什么,就三天吗?"
“我来看看上海,来看看我的偶像。”
一句话就把她逗乐了。咯咯的笑声轻快的飞起来,跳到梧桐树上。


五月初下午的阳光穿过高楼大厦的缝隙,也撒在梧桐树上。


“三天要了解上海时间是很紧张的。” 带有歉意和责备的语气她又说“我要是早知道,就带你去看正宗的老弄堂了。”

我说"我知道,但是我需要从表面开始,逐步熟悉这个城市,怎么坐地铁呀。因为我感觉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城市。我更想了解的是上海人是怎么生活的,怎么工作思考的。“ 我抬头看了看走在我身边她,“你正是我所想知道的人。"
呵呵,她微笑了。
“嗯,那不错,我先带你去看航运博物馆,了解一下上海的过去。”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交大校园里东部有一座两层灰砖楼房,外有围廊内部中空,像一个天井,有自然光从上面撒下来。 里面就是著名的董浩云航运博物馆。 我在来宾薄上签了名,管理员送给我一个印刷精美的介绍手册。 说是航运博物馆,其实很多篇章介绍了上海的历史与地理。 墙上挂满了地图和历史照片,很直观的讲解了大上海沧海桑田的变迁。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我贪梦地看着,她轻轻的跟着,生怕高跟鞋在硬木地板上会发出声音来。来到一张世界航海图前,我突然说发现北美的应该是中国人。我老爸还专门写过一篇论文论述谁是最先发现北美大陆的。但是西方国家的专家学者并不想知道。因为这一切发生在哥伦布发现北美之前。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步出航海博物馆,我的眼光一下子被教学楼精美的砖工夺去。没有水泥覆盖,没有瓷砖贴面。青灰色砖很有格调的排列有致,然后嵌入红色砖块的小品造型,貌似古代砖雕,锦上添花。在楼门口我请她坐在台阶口上。她像个大学生很自然的坐了下来。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然后她的话语惊讶了我:“我在这里上过课"。难怪她对交大这么熟悉。难怪她坐在台阶上竟然如此自如。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
步出交大校园我们来到徐家汇五道口。我端起相机,啪啪啪... 从左向右横扫起来。在我的余光中,她本来站在我的右边,一看我的镜头扫过来了,生怕进了镜头,噌的一下就跳到我的身后。我知道只有舞蹈基础的人才有这样敏捷的动作。

 






第二章:闻香识上海

徐家汇公园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。因为它没有门。
就像上海的许多市区公园,它不能有门,不能收钱,因为它是上海老百姓喘息的空间,它不是塞外的统万城,也不是北京的圆明园,农人地圈起来再收纳税人的钱。 也许这就是上海定律,之一。

走近徐家汇公园,没有堵在门口大红大绿人工花坛,那一池水中砖塔的倒影也够不上视觉的冲击。
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一股漂香自天而降。
一路走来,我知道那香味不是她身上喷的香水。但我不能确定来自何方。
轻轻的,淡淡的,无形无色,却毫无吝啬的与每一位前来者分享。
说真的,我还从来没有领教过如此铺天盖地的柔情。 她看出来了说,这是香樟树的味道。啊,大自然母亲特供天然香水!

突然间我想到了京城里的国槐树:吊死鬼先把槐树叶子吃个精光,然后一个个半死不活的软虫子放下丝线来掉在空中,实在是太难为身穿花裙子从树下走过的姑娘们了。然后自行车的轮胎压过这些软体僵尸,噼里啪啦响个不停,黄绿色稀屎被挤了出来.... 一股腥臭的味道蔓延在灰色的胡同中。

奇妙的飘香相伴,又有她走在身旁。这里是上海还是海市蜃楼?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徐家汇公园里有许多长椅安置在香樟树下。我们坐了下来。环顾四周,几十米外的另一张长椅上,一对情侣正搂在一起。
她侧过身来接着讲述她自己的故事。 " ..... 后来我去日本读了专科,学会了一手当时国内还没有的专门技术。回国创业,做的很有成绩。可是一位主持上司比较嫉妒,这个人喜欢用他自己的人,排斥外来有能力的人。” “所以你又跳槽啦?” 我听到这里已经猜到她第三次跳槽的原因了。

我非常欣赏她的谈吐,
她不是一个絮絮叨叨的女人,讲起话来有条有理。我觉的我是一个很荣幸的听众,一个忠实的粉丝,因为她愿意告诉我她个人的奋斗历程。 “看树!”她拉了我一把。我抬头一看,果然一颗梧桐树正向我迎面走来。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回到交大校园我们坐在图书馆前。 “人的一生是需要赌的。如果你认为前途的机会值得一博,损失不会大于你现在的处境,再苦再累也要拼一把”。我喃喃自语的重复着她的谆谆教诲。

这时图书馆的二楼上亮起了一盏灯光。 我说我好喜欢看黄昏时分大学府里燃起的灯火。 “嗯,那我们就坐这儿看吧。”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“后来我觉的我需要在行政管理上进修一下,于是就进了交大。” 我问 “那是你是公司给你支付学费还是自费?”
“自费!我觉的我需要投资,投资到我自己的前途。不过,那个时候年纪大了,同班同学都想叫我大妈了,呵呵呵呵.... 念书好辛苦,要跟一帮子小年青拼搏。” 我静静的听着,在图书馆前,在上海的第一个傍晚,在她身边。
“你不冷吗?”
“我向来不喜欢穿裤子,也没有合适的裤子穿。上周末在徐家汇逛了四个小时,只为买条能穿的裤子,最后还是拎着两条裙子凯旋而归”。她顽皮的笑了起来。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第三章: 系错扣子了

她问我想吃什么,我说上海普通市民晚餐!她答应了。
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我从洗手间出来,把衬衣扣子系上回到桌前。她扑哧一声笑了起来。“别动!别动!” 说话之间赶快把手机掏出来拍了一张,然后翻过来给我看:“上衣的扣子系错了!O(∩_∩)O哈哈哈~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我就喜欢这样的异性朋友,不挑剔你,还很风趣。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第四章: 一条大河向东流

吃的好舒服,而且吃的很满意。她拉上我飞车直扑陆家嘴。
在延安高架路上她给我讲了个故事,当年修建高架桥的时候要打桩,但是打到这个地段时无论如何也打不下。工程师们设计师们手足无措。工期紧迫怎么办呢?真是伤透了脑筋,怎么也搞不明白。后来他们去了静安寺,请教大师。大师说你们选中的正好是一条龙脉,万万使不得,所以你们打不下。
工程师们设计师们茫然了,这要是一改道还得了。大师又点了他们一下,画龙崇拜!所以他们在要打的桩上画上龙,就打下去了。你看,前面那个粗大的桩子上有龙的雕刻吧!” 果然!

从过江隧道中冒出来她知道什么地方可以停车。 迎面而来是上海著名地标:
468米东方明珠电视塔。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我跟着她登上黄浦江大堤,啊,黄浦江,我终于看见你了。夜幕中,彩灯下,一条大河向东流。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大江对面就是世界著名的上海老外滩西洋建筑群
黄浦江上的游艇来来往往,宽阔的大堤上有人用三脚架在拍夜景,也有情侣搂搂抱抱,陶醉在五月天发潮的晚风里。
 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我靠在栏杆上面对黄浦江,她背对黄浦江面朝陆家嘴的摩天大厦。高楼的灯光闪烁在她的脸上。
“你经常来这里吗?” 我问。
“嗯,一个人的时候。” 停顿了一下她说, “不过最近好久没来了”。
“这个地方的确迷人,对面是上个世纪洋人发迹梦的画幅,这边是本世纪抢眼球的杰作.....
好浪漫,在夜幕下,黄浦江边”。
“嗯,
我一直梦想着要去莫斯科..... 我要去感受那莫斯科郊外的夜晚,在那皎洁的月光下、在那瑟瑟的寒风中,有个人轻搂我肩、拥我入怀……”  她双眸在上海的夜幕中闪硕着。
 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第五章: 上海补习课

我不记的是怎么回去的了。只记得她打开天窗,让黄浦江的晚风携着上海的梦一起吹进来与我同行。 我干嘛要清醒呢?把自己交给她开车我放心。

几天之后我搭乘夜航从北京飞向马来西亚。凌晨
整个飞机上的人还在沉睡中,我早早醒来把头靠在窗户上,静静的观看着尚未苏醒的大地,头脑中回忆着几天前在黄浦江边她对我说过的话。“感谢你在我情绪低落的时候写的那篇日志。我已经走出阴影了。”
貌似飞机听到了,会意的把翅膀向右点了一点,把大片茂盛的热带田园风光展示在机翼之下。

吉隆坡马上要到了。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我来过上海么?

10年前一位创业成功的女士从上海飞到西雅图,给大家讲述如何如何去创业园大展宏图。 她有一头垂到腰部的长发,那个大方自然的谈吐,实在令在场的男士们刮目相待。那时国内很需要海龟人才,于是一位从微软退下来的男士组织大家回国参加创业活动。各地方政府不光提供免费五星酒店还补贴飞机机票。我们的团队蜻蜓点水,曾经到过温州、杭州、大连、北京等地。后来我做起了进口竹板材的生意,有一次要去浙江临安验货路过上海,正好见到这位女强人。她还专门请我吃了顿饭,给我指点了许多做生意的要点。

天下就有这样的巧事,这次在从西雅图飞往北京的飞机上,又遇到当年带团回国创业的团长。他现在混的也不错,几个月在西雅图,几个月在南京开公司。 一提起当年回国创业的事,他也是感慨万分,一转眼都10年过去了。只记得团员中有一位J 女士做的很成功,不久就当了网易的VP。


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
10年后我再次有意识的来到上海,因为我觉的我需要了解这个城市了解这个城市的人。恰巧迎接我的也是一位长发美女。
........
两个星期天后当我从仙本那回到西雅图时,赶快给她打了个电话,支支吾吾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。
倒不是那顿晚饭。我要感谢的是,10年之后在交大校园里,在来去徐家汇公园的路上,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我上了人生奋斗的一课。我说“你应该写本书! 这是我这次来上海的一大收获,让我直接了解到一个上海人的奋斗历程。谢谢你! ” —— 我终于可以说我来过上海了。
“是吧,嗯”。
“让我感到非常荣幸的是你把我当做可以信赖的知己。如果说在你情绪低落的时候,或多或少,直接或间接的有所帮助的话,我引以骄傲”。
“嗯,呵呵,谢谢。噢,对了,你忘记在车里一根带钩子的橡皮筋”。 我当时真想说那是故意的,一头钩着你一头钩着我。但是我没好意思说出口。“没事,那是我用来绷背包上的衣服的。反正我还要去呢。对了,给你拍的照片发给你了,将来可以用在你写的书里” —— 如释负重,这也是我来上海的目的之一:
 

“粥,看来今生我一定要再去一次成都的宽窄巷子,只为期待着能够在那里"偶遇"你的背影、闯入你的镜头、
成就一副绝世佳作。完了,估计这会成为我今生心底最柔软的期盼,也许后人在整理我的遗物中,
才发现这位老太太还有着这样一段"青葱"故事,并因未能实现的遗憾而传为千古佳话。”

 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 本文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 ——————

部分网友留言:
远近: 原来只看到稀饭机智幽默,似乎第一次看到如此细腻浪漫的一面,片片一如既往地出色……嘿,故事虚构得挺美啊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
Susie · 蓓: 好一篇闻香识上海,我又想起老颂说的那番话 ..... 浪漫的情节无处不在啊,男人通过一个女人的心去了解一个城市,一种味道,绝顶聪明的行为啊。情谊满满,让我看了好几遍。。。

流云何适之稀饭这个家伙,我介绍他去交大找有孙科题字的奠基石,他去交大找长头发的蚊香。唉。。。。孺子不可教啊!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粥兄的脾气朋友们都知道。要是让你去埃及考古,你肯定专门捡女木乃伊挖。闻香识上海 - Shanghai 2 - Sea Fun  - 稀饭 Sea Fun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印象上海
阅读(6420)| 评论(49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