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稀饭 Sea Fun

Let footprints become prints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美国华人,旅游与摄影爱好者

不是大官也不是大款。老土一个。从中国混到美国。 爱好摄影、旅游、交友、DIY

网易考拉推荐

夏日之夜话西湖  

2008-07-08 15:53:14|  分类: 自己动手 DIY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夏日之夜话西湖

“香湖糕点店”在杭州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了。老板姓潘,虽说文化程度不是什么双学位,不过说起打点起这小店铺里里外外的生意来,就是把几个有学问的学士,硕士,博士绑在一起,根本搞不过她一个人。

 

每天电话订单叮叮噹噹来的也不少。忙中出差,把人家的定单忘的一干二净的时候也有,头大哎。好心人哪,有时候也办傻事。瞧人家找上门来打工的人挺可怜,明知道没什么能耐,还是给收下了,说给个机会。没想到人家是不告而别,还来的顺手牵羊。也就算了。

 

那天警察大爷在店门口办公事,围了一圈子的人看热闹。这客户不知道啊,不敢进来,把潘老板的生意给打搅了。一气之下,潘老板自己进局子了,把堂党局长大人当着他手下的面给痛骂了一顿。局长大人这脸是一阵红一阵白的,都没敢还嘴。消息不胫而走,从次以后,再也没人敢欠潘老板的银子了。

 

从四川重庆到浙江杭州,天下是潘老板打出来的。好一个女强人,我顶!人能干聪明不说,长的也给劲。婴桃小嘴,七寸蛮腰,挺乳收腹,眼大鼻翘。往西湖边上一戳,不知曾翻倒过多少无辜的男士。

 

能人也有能人头疼的时候。汶川地震之前家里就开始有动静了。算了,私人的事,我就不细说了。一日,潘老板看了我写的修割草机的事儿,说了什么时候过来把俺家厕所给看看呐。“上面洗澡,下面洗地,漏了。”本来我也要去浙江看个货,正好顺路。(前些日子潘老板说是要回趟老家,我也有三星期没写东东,现在知道啦?)

 

潘老板住的是当年老美盖的小楼,还是木头钉的呢。自打搬进来,这楼上的厕所就请当地人修过。不过我一看,这叫治表不治本:地下的木头烂了,光加层新的软塑地面,不过是驴粪蛋表面光。我就纳闷,这事儿是男人的活呀。“你老公呢?”“跑了”。

 

“你怎么知道地下的木头烂了,你有红外线眼哪?”潘老板把话题给差开了。

“你踩踩这马桶边上,忽悠,软的。你看这浴盆的墙根,发黑,那是漏水给弄的。依我看,这得扒了从整。”

“嗯”。这就算是点头了,要么怎么说是老板呢。(哦,不知道潘老板家有金条呀!)



Photobucket

马桶给卸了,墙给砸开了,旧浴盆还没丢。


 Photobucket

 把所有烂的结构地板给拆了。这麻烦。

注意到了没有,马桶下面少了好几条支持的木梁,根本不符合建筑规范。



 Photobucket

水管原来是从地面上冒出来的,碍事。这次给改到墙里去了。把结构地板钉回去了。

还在马桶和其它有可能潮湿的部分做了防水防腐处理。又对墙体做了结构加强。



Photobucket

新的浴缸进来了。(别提了,旧的浴缸是铸铁的,重三百斤,

又叫两个小伙子帮忙,算是给请出去了,汗!)

 

Photobucket

浴缸的三面墙潘老板要做瓷砖,所以用的最新的塑灰背板。


Photobucket



新的浴缸在施工中要用塑料布盖上。

想想啊,这是小姐千斤入浴的地方哦。
墙面用的进口防水石膏版。

  Photobucket

灰膏封边后,干了之后,开始挂瓷砖。


Photobucket



按找潘老板的风格,瓷砖墙中间扎了一条有个性的腰带,臭美。潘老板挑的颜色。

 

Photobucket

上次帮着搬旧浴缸的一个小伙子是学软件的,一时找不到工作,

又给叫过来做硬件:沟缝。

 

Photobucket


地面砖的缝也沟好了,就等着刷漆了。

用的是哑光水基油漆,这个好,环保也不含铅或是甲醛。

 

Photobucket

“您要不要来点女性粉红呀?”“免了,白的干净”。

漆是潘老版自己动手刷的。这叫DIY

 

Photobucket



淋浴喷头接好了。把原来的玻璃拉门又是按上了。接缝的地方抹了硅二橡胶。

原来的马桶给砸了,嫌臭。买了个大的,说是拉的痛快点。哈哈,笑死我了。



这叫热,40度。有时候我还的光着膀子干。至于潘老板怎么想,那你的去问她,我可就不知道了。眼看着活差不多了,我也该走了。重金相谢到是不必,不过我有我的私心。临行前的晚上,潘老板好象明白我的心思,说晚饭后陪我绕西湖!我是一手提着茶壶,一手捏着俩杯子。(这个你们就不懂了吧,得找个借口把两只手全占上,人家就没法拉你的手了!)

 

人多,蚊子多,才发现回头看潘老板的人更多!我倒是挺得意,不过潘老板并不十分开心,强打着笑容,眉头少紧,暮色苍茫中反倒更显几分资色。一手摇着扇子,这香风就全往我这儿跑。走的有点累了,找了个地方坐下。潘老板呡了一口茶,带着几分悲伤的口气,一首散文诗脱口而出:

 

“也许,在多年后的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,

我们蹒跚着步履坐在西湖岸边的靠椅上,

搬出那一生中积累伤痛的容器,

用手轻轻禅去容器上的尘埃,

把尘封的记忆重新揭起

 

打车回到旅馆,剩下的一休我就没睡踏实。第二天坐在飞机上,四万七千尺的高空,横跨太平洋。时差的关系,朦胧中又想起潘老板在西湖边不眠之夜留下的词句。

 

用手轻轻禅去容器上的尘埃,

把尘封的记忆重新揭起,

……

可惜老的连什么都记不起来了,

唯独留下了的,

是年复一年写的博客,

还有几张黄旧的照片。

 

(落笔于合众国“西雅小舍”,民国九十七年小暑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6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